疫情冲击下,民航业遭遇空前危机,这个特殊的行业也受到更多关注。数以亿计的消费者,以及众多的证券市场投资者、产业链从业者,都在期待中国民航业早日复苏。

  近日,主流航司、机场上市公司业绩全部出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比分析中国国航(8.4000.141.69%)、东方航空(5.180-0.02-0.38%)、南方航空(6.2000.030.49%)、*ST海航(1.690-0.01-0.59%)、春秋航空(63.3700.390.62%)、吉祥航空(14.180-0.02-0.14%)、华夏航空(15.000-0.03-0.20%)、白云机场(11.590-0.11-0.94%)、深圳机场(8.190-0.11-1.33%)、上海机场(45.270-1.43-3.06%)、厦门空港(17.2700.050.29%)、山航B(4.360-0.48-9.92%)等12家上市公司财务、运营数据发现,8家航司、4家机场整体亏损超千亿元。其中,8家航司中仅华夏航空盈利,7家航司日均累计亏损超2.7亿元;上海机场出现首亏,商业餐饮收入同比减少超30亿元……

  海航成“亏损王”

  疫情给航司带来巨大业绩冲击。从2020年的业绩看,8家上市航司中仅华夏航空盈利。国航、东航、南航、海航、春秋、吉祥、山航7家航司合计亏损超千亿元,日均合计亏损超2.7亿。

  从营收规模看,各家航司营收水平与机队规模基本成正比,南航以925.61亿元的营收居于首位。从净利润绝对值看,海航2020年亏损额度最大,亏损640.03亿元,同比下滑12431%,下滑幅度最大,在8家航司中业绩垫底。

  值得注意的是,华夏航空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总额为6.38亿元。从这个角度看,如果华夏航空失去政府补助,也很难实现盈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国航2020年净利润亏损144.09亿元,同比下滑324.85%;东航净利润亏损118.35亿元,同比下滑470.42%;南航净利润亏损108.42亿元,同比下滑508.98%。

  相比2019年,2020年三大航的业绩排名也出现了变化,往年业绩最好的国航去年业绩垫底。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三季度,南航实现单季度盈利。但2020年全年,三大航依然没有扭转全年亏损的局面。

  客座率和航司的营收密切相关。2020年,8家航司客座率均出现下滑。从客座率看,载客人数规模较小的航司,客座率明显高于大规模航司。在8家上市航司中,三大航的客座率却均未超过72%。东航客座率下滑幅度最大,下滑幅度为11.52个百分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民营航司客座率也呈现出“两极分化”情况。春秋航空客座率最高,为79.67%,华夏航空客座率为69.64%,是唯一一家客座率低于70%的航司。

  从航线补贴看,三大航航线补贴合计超百亿,东航航线补贴最高,为40.22亿元。吉祥航空航线补贴同比上升50.30%,上升幅度最大。

  航司开源节流

  虽然8家上市航司2020年的成绩单并不靓丽,但放眼全球市场,国内航司表现较为乐观。在疫情导致2020年国际需求空前萎缩之后,国内航司也在重新寻求平衡,在开源节流、航线调整方面持续加速。例如,东航采取推广轻质餐车、优化配餐和加水重量等举措,降低燃油成本,提高商务载重。全机队静态减重约125.40吨,动态减重59.51万吨,模拟测算节约燃油1.21万吨。

  春秋航空提到,2020年,结合新冠疫情形势的发展、旅客出行目的的转变以及对全年出行市场的预判,陆续在航空机票产品、出行衍生品、航空品牌类产品、航空流量衍生产品方面进行尝试,提升主营业务收入水平,并实现辅助收入6.1亿元。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三大航营业成本均降低三成以上。2020年,在营业成本方面,国航营业成本为756.31亿元,同比减少376.15亿元,降幅为33.22%;东航营业成本为708.03亿元,同比下降33.95%。南航营业成本为949.03亿元,同比下降30.05%。

  机场商业受挫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大机场生产指标数据下跌明显。从飞机起降架次看,白云机场以37.34万架次居于首位;上海机场起降架次下滑幅度最大,下滑36.37%。从旅客吞吐量看,白云机场全年完成旅客吞吐量4376.01万人次,位居第一;厦门空港旅客吞吐量为1671.02万人次,位居末尾;上海机场旅客吞吐量下滑幅度最大,下滑59.98%。

  疫情之下,货运成为航司和机场“补血”的方式。从2020年全年数据来看,深圳机场货运吞吐量增速最高,上海机场货运吞吐量最高。值得注意的是,白云机场、厦门空港的货运吞吐量同比下滑,下滑幅度分别为8.40%和15.79%。

  从营收层面看,白云机场营收最高,上海机场营收净利润下滑幅度最大。上海机场也提到,其经营收益首次出现亏损。

  疫情冲击下,机场倚重的非航业务受影响最为直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多家机场也在年报中提到,非航业务收入均受到较大影响,导致报告期毛利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

  深圳机场在年报中提到,非航空性业务收入占比19.93%,较2019年度减少5446.72万元。在上海机场收入和成本分析中称,非航收入变动幅度为-62.45%,其中商业餐饮收入变动幅度为-76.80%,同比下滑幅度最大。2020年商业餐饮收入比2019年减少超30亿元。

  上海机场在年报中提到,商业餐饮收入同比减少主要是因不可抗力事件及重大情势变更等因素影响,上海机场与日上免税行(上海)有限公司签署《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免税店项目经营权转让合同之补充协议》,据此确认的2020年度免税店租金收入较疫情前大幅下滑,以及按照上海市国资委相关政策要求对非公中小型企业相关租金费用进行了减免。此外,其他非航收入同比减少主要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业务量下降致停车楼租赁以及桥载等配套收入同比减少。

  厦门空港提到,租赁及特许权、货站及货服、地勤、停车场等非航收入都出现了收入下滑及毛利率下降。白云机场也提到非航业务受到较大影响。